南海诸岛网
导航

首页 > 南海纪事 > 详细内容

南沙礁盘建设工程

发布时间:  浏览:1637 次  作者:南海诸岛网

1998年下半年,我和潭门镇副镇长许书林一起到南海舰队湛江基地,接受组织渔船参加南沙海域建礁工程任务。当时海军湛江基地工程处处长林永清和设计处副处长李新建接待了我们。他们指出南沙海域建礁工程的艰巨性和时间的紧迫性。我国辽阔的南沙海域,越南从70年代初就陆续占领了万安滩、西卫滩、广雅滩、人骏滩、李准滩、蓬勃堡、日积滩、西礁、南威岛、中礁、东礁、安波沙州、拍礁、大门礁、毕生礁、大现礁、南子岛、敦谦沙州、鸿庥岛、景鸿岛、鬼喊岛、琼礁、染青沙州、南华礁、无乜礁等27个岛礁。菲律宾占领了北子岛、中业岛、双黄沙州、南钥岛、司令礁、西月岛、费信岛、马欢岛、仁爱礁等9个岛礁。马来西亚占领了弹丸礁、光星礁、南海礁、簸箕礁、榆亚暗沙等5个礁盘。而我国除了台湾驻守太平岛以外,尚属空白。要求广大渔民克服一切困难支持南沙海域礁盘工程建设。

  我们从湛江归来以后,立即进行了渔船的挑选和人员的安排。批准了琼琼海00206、琼琼海00265、琼琼海00805、琼琼海0056、琼琼海00441等5只渔船进行第一批参加南沙海域建礁工程。

  1989年2月春节过后,5只渔船120位渔民携带30只小艇从潭门港起航,直奔南沙的永暑礁、华阳礁、赤瓜礁、东门礁、南薰礁等5个礁盘,开始了为期6个月的建礁工程。

  1990年2月琼琼海00206(船长邱国儒)、琼琼海00265(船长王书茂)等两只渔船48位,渔民携带12只小艇,第二批参加了为期6个月的诸碧礁工程建设。

  1992年2月琼琼海00226(船长王书标)、琼琼海00267(船长王书茂)、琼琼海00269(船长王书富)3只渔船72位渔民携带18只小艇再次为期3个半月续建永暑礁、华阳礁、赤瓜礁、东门礁、南薰礁工程。

  1995年2月琼琼海00265(船长王书茂)、琼琼海00226(船长王书标)、琼琼海00437(船长黄良吉)、琼琼海00208(船长符贻顺)4只渔船96位渔民携带24只小艇,参加了为期6个月的美济礁工程建设。

  永暑礁地处太平岛至南威岛航线的中途,位于南海中央航线和南华水道的交汇处,宽约7.5里,自东北向西南伸展26公里,该礁东北55里的大现礁,东南50里的毕生礁,南偏西46里的东礁为越南占领。

  华阳礁在尹庆群礁东边。距永暑礁41里,礁盘呈弓形,长约5.5公里。华阳礁以西的东礁、中礁、西礁和南威岛都被越南占领。

  赤瓜礁距永暑礁70里,位于九章群礁西南端。该礁西1.7里的鬼喊礁,东北5.6里的琼礁以及北边11里的景宏岛都被越南占领。

  东门礁是九章群礁边缘的小环礁,该礁东边约3里的染清沙州,北边的景宏岛都被越南占领。

  南薰礁在郑和群礁的西南端。该礁东面6里的鸿庥岛,西南12里的大现礁被越南占领。站在南薰礁上东边可望见鸿庥岛,东北可望见太平岛。

  诸碧礁在中业群礁以南15里。该礁东北15里的中业岛,北边40里的北子岛,东南15里的双黄沙州均被菲律宾占领。

  潭门渔船首先抵达双子群礁的北子岛和南子岛,往南行30里达中业岛,再往南23里达南钥岛,然后分东、南、西三个方面赴南沙各岛礁进行捕捞生产。

  美济礁四周被珊瑚礁环抱,形成一个直径约6 7里的泻湖,南边有两个口子,称双门,大口子宽有60米,可进2000 3000吨船,是很好的避风港。美济礁以南60里的染青沙洲被越南占领,东北70里的马欢岛、费信岛,东边15里的仁爱礁均被菲律宾占领。

  连续几个年头,共四批的南沙建礁工程,潭门镇的渔民工作异常艰苦。他们的任务是从大轮船上将石块、水泥、钢筋等物资一件一件的卸下来,装到小艇上,然后驳运到礁盘附近,再一件件往礁盘上运。南沙赤日炎炎,最高气温可达摄氏40多度,他们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有时夜间也加班,有些人脚底磨起了血泡,海水一触,好似是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痛似万箭穿心。渔民王琼发在施工中不慎左手被夹断了一个指头,血流如注,他包扎好伤口又继续干。每遇上强风,波浪滚滚,工作更是艰苦万分,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颠簸的小艇靠上大轮船,卸下货物得更加吃力。可是大家都不叫一声苦,说一声累。由于一天的劳累,有些渔民晚上返回船上饭还来不及吃,坐下来便睡着了

  由于全体渔民的艰苦努力,搬运了40 50万吨的建筑物资,在南沙7个礁盘上,全部建成了永久性的钢筋水泥碉堡式的高脚屋,还建起两个直升飞机场,凿通了部分航道。

  工作艰苦,生活也困难重重。青菜和淡水奇缺,没有青菜缺少维生素,容易患口腔溃疡等疾病。海水洗澡,再用一点淡水擦擦身子而已。有一次,连续不断的台风,使南沙中断了补给。三百多人的生活,只能吃淡水掺海水煮的既苦涩又夹生的稀饭。这样的困境延续了十五个昼夜,建礁工程从没有中断,终于按时建起南海壁垒,受到南海舰队司令部的嘉奖。

来源:来源:《椰城》2007年第08期  作者:李兴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