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本站 www.Unanhai.com,认识中国南海诸岛从这里开始!

南海标准地名

三沙

在那风飞云卷的南沙群岛上(1)

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人气: 发布时间:2013-01-28
摘要:一 咣铛黑洞洞的炮口向我瞄准 来势汹汹、武备精良的F国军舰步步逼近近了,更近了。清楚地看到炮弹在上膛,听到军需品搬运的声音,不好,不好,肆无忌惮的两架直升机在我的头顶盘旋。 中国渔政34号船急速向前,死死地斜插在军舰逼近的轨迹上,像一把直捅的尖
 
      “咣铛”黑洞洞的炮口向我瞄准……
 
      来势汹汹、武备精良的F国军舰步步逼近……近了,更近了。清楚地看到炮弹在上膛,听到军需品搬运的声音,不好……,不好……,肆无忌惮的两架直升机在我的头顶盘旋。
 
      中国渔政34号船急速向前,死死地斜插在军舰逼近的轨迹上,像一把直捅的尖刀。菲舰急拐弯,擦肩而过……杨副大队长一个趟趔,手中的望远镜重重地摔跤在驾驶室地板上。他有力地挽住扶杆,迅速调整身体的重心。在摄氏40度的高温下、身着四公斤重的防弹衣的渔政战士,执行着他的指令。
 
      “同志们,我们只有前路,没有退路。”
 
      ……
 
      黑洞洞的炮口再一次扩大、清晰。
 
      F国配有两架武装直升机的4000吨级登陆舰的七门大炮,将配备轻武器的300吨渔政公务船,置身于发射范围。
 
      危险……
 
      时间在“嘀答”中……
 
      双方距离一米一米地宿短,气氛骤然浓烈。
 
      ……危急,危急!
 
      周围没有其他援助船舶的出现。时间定格了,定格在那个风飞云卷的日子里。定格在5月13日的南沙群岛。
 
      据史料记载,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海。自南宋以来,我国就有渔民涉足南沙群岛,进行捕捞,并祖辈延息。十九世纪中叶后,外国势力开始染指我南沙群岛主权。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政府于1946年收复南沙群岛,在太平岛上举行升国旗、立主权碑的仪势,并组建守备部队常驻太平岛。上世纪六十年代,周边邻国发现中国南海具有石油资源后,垂涎南海独特的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而置历史事实和国际准则于不顾,使南沙群岛的现状再度恶化,并一直延伸至今。
 
      目前的南沙群岛,中国除了7个岛礁外,其余均被周边国家侵占。82万平方公里的南沙海域,被侵占达50多万平方公里,大片的海域被分割,大量的资源被掠夺,持续三十年多年,主权争端日益严峻。
 
      近年,新的《国际海洋法》出台,进一步加剧了分割南沙群岛的态势,虽然我国政府提出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主张,强调通过谈判来解决争端,但周边国家置之不顾,依然我行我素。尽管国际社会不断歪曲南沙群岛主权属我中华的事实,纵使主权斗争之路荆棘满布,但中国人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和民族尊严的立场是坚不可摇的。本着“开发南沙,渔业先行”的原则,我们的渔政执法队伍走进南沙群岛,走进国际社会的视线里,走进复杂的南沙主权斗争中,走进南沙群岛生产的渔民心坎上。
 
      农业部南海区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局的渔政队伍,他们在南沙群岛守礁和建礁十多年。那次去南沙群岛途中,遇到强冷空气和热带低压的袭击,航程远,时间紧,海况复杂,但也只能进,不能退。看船体摇摆达32度,雷达天线、罗经都被打掉,船艏钢板被打变形。连在海上摸爬了二十几年,从没晕船的同志都晕船呕吐,三天三夜没吃一点东西,吐完苦水吐胆汁,吐完胆汁吐血水,有的是爬着到值班岗位,有的连续值班30来小时,最后晕倒在驾驶台。“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就是这样,他们以顽强的毅力,过硬的技术,往返南沙群岛126个航次,航程达30000海里……
 
      他们说,就算再苦再累,也永远不会容忍神圣的南沙群岛被非法侵占,资源被大肆掠夺,岛礁被无理分割,渔船在传统的渔场遭受外国军舰驱逐,渔民同胞正常的渔业生产被非法抓扣,渔民同胞的生命被强制剥夺……
 
 
      南沙群岛,气候恶劣,风云变幻,高温、高湿、高盐、多台风。一年四季骄阳似火,平均气温在摄氏33摄氏度以上。每年冬季的东北风和夏季的西南风,更让人心寒,一刮就是二、三十天。台风来了,呵!云飞浪卷,风呼海啸,滔天巨浪气势汹汹猛扑过来,似乎要把珊瑚礁和一切吞噬,惊心动魄。烈日来了,皮肤“呼嗞,呼嗞”响,人在太阳底下晒二、三十分钟,就要脱一层皮。十多年来,渔政队伍的南沙守礁人不知晒脱了多少层皮,也不知换了多少回脸孔。每个航次回来,个个都黑得象“非洲朋友”。
 
      纵使风云再度变幻,在尖锐复杂的主权斗争中,他们固守寂寞,争当排头兵。他们驻守南沙群岛的珊瑚礁,经常有外国飞机侦察盘旋,巡航途中,饱受外国舰船围追堵截;在南沙群岛作业的渔船,不断被外国舰船驱赶抓扣。作为地方公务船,执行带军事性质的任务,面临血与火的考验。每每回忆起十年前第一次的经历,渔政船上的陈大副,他仍心有余悸。他说,第一次到南沙群岛建设珊瑚礁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他们冒着高温,头顶烈日,经过20天的紧张施工,建成了珊瑚礁的第一代高脚屋。原以为完成任务可以赶回广州过年了,却接到继续守护岛礁和维护设施的指示。10天后,大家开始限制淡水的使用,所有的副食品基本消耗光,全靠少量罐头坚持着。大年三十,他与9个同事围着5个罐头,其中最好的是鲮鱼罐头。吃着吃着,很多人都哭了,不只是因为过年想家,更多的是外国飞机一天13次低空盘旋,有时向渔政船俯冲,侦察船、炮艇不停地穿梭侦察,没有电视,也没有广播,对国内的情况一无所知的缘故,想到这些,泪水就一个劲地掉,掉到米饭里。他说,咽饭时,那是咸的。但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他的第一次守礁,坚持了75天,成功地挫败外国军舰和飞机干扰的图谋,顺利地开展南沙群岛的**护渔工作。
 
      某年5月,中国渔政301、302船组成编队赴南沙巡航。他们去查看南沙群岛的一些珊瑚礁和暗沙,突然发现了某国用登陆舰搁浅加固的方式侵占我礁,某国在暗沙上修筑永久性工事;他们立刻记录好相关情况,上报我方。接着又去查看其他礁,但受到了某军舰的强力阻挠。敌舰发现他们的舰艇编队后,慌忙出动,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在空中,武装直升机监视和干扰,对他们又是发信号、又是喊话,并一次次在他们船头盘旋;在海中,军航对他们编队穷追不舍,不断穿插编队,情况十分危急,但他们沉着冷静、处变不惊,果断坚决,保持原航向航速不变,迫使外国舰船不得不退开避让,维护了祖国的尊严。他们说,每次巡航到达曾母暗沙后,都举行庄严的升国旗仪式,看到五星红旗在祖国的最南端,在威武雄壮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他们禁不住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他们正是抱着这种坚定的信念,坚决执行南沙斗争的方针策略,牢固树立战备观念,认真观察,准确判断,及时上报,妥善处置各种海情、空情。共发现外籍飞机近900架次,拦截、检查、驱赶警戒水域附近的各类船只1023艘次。人们常说他们是不穿军装的部队。

      他们在南沙群岛守礁,在南沙群岛打拼。除了不甘寂寞的外国军舰和飞机的“作客”外,其它时间都是相当寂寞和困苦的。最突出的困难就是生活艰苦,由于远离大陆,无法补给,淡水、蔬菜、食品全靠自己带去,每个航次长的达90多天,短的也有50多天。蔬菜只能维持一个月,后期只能吃罐头,淡水时间长了也变质。有时遇到气象等原因,接班船不能按时到达,生活就更加困难。加上天气炎热、潮湿,不少人口腔溃疡,便秘、长汗斑,他们多数患有胃炎、关节炎、结石病等。如果说这些还能够克服的话,最难以忍受的是与日俱增的单调、寂寞与孤独。在那种环境,养猪猪跳海,养狗狗发呆,养猫猫怕鼠,养鸡鸡发瘟。特别是收不到家信,看不到电视,读不上报纸,听不到广播,打不通电话,见不到女人。小小岛礁,天海茫茫,白天人看人,晚上看星星。时间一长,人变得焦虑烦躁和不安,睡不好,吃不香,比得病还难受。十多年来,他们为了蓝色的国土,为了这片安宁的海域,为了渔民同胞生命安全。他们平均每人在南沙生活了1300多天,最长的达1700天。
 
 
      面对如此艰苦的生活环境,他们没有怨天忧人,消极等待,而是乐观向上,笑对人生,想方设法丰富和改善物质文化生活。为能保持旺盛的斗志,他们在空余的时间里,经常举办法律常识、业务知识、形势政策、文学写作和电脑操作等专题讲座,开展卡拉OK比赛、影视作品欣赏、文体活动竞赛等活动,尽管物质生活很清苦,充实生活。大自然是慷慨的,南沙鱼资源丰富,他们一起钓鱼、赶海,特别是在节假日,总是想方设法找一点海鲜来改善大家的生活,不但注重引导大家寻找快乐的源头,以积极的人生态度面对艰苦的生活。是的,“每逢佳节倍思亲”。长期驻守天涯,特别是春节不能与家人团聚,看不到春节联欢晚会,吃不上象样的团圆饭,还要轮流值班,坚守岗位,思乡之情更真更切。他们自主组织联欢会,会唱不会唱,轮流都要上。大家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对祖国、对亲人的思念与祝愿。有的在诗中写道,“守南沙,战风斗浪真乃铁血男儿;念亲人,牵妻挂子不愧模范丈夫”。记得,他们在黑板上写着这样一副对联:“把南海当酒,祝祖国繁荣昌盛;举岛礁为杯,愿人民幸福安康”。他们固守寂寞,不忘家国,守着岛礁,护着渔民!
 
      当鲜艳的五星红旗高高地飘扬在曾母暗沙的上空,嘹亮的国歌响彻南中国海时。他们呵!有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为渔民同胞服务的责任感。当我国渔民同胞在传统的渔场生产而被它国军舰驱逐、被枪击、被强制地剥夺生命的危难时刻,他们处变不惊、运筹帷幄、针锋相对,成功地挫败了一次又一次的军事阴谋挑衅,并从其枪口下救回我渔民同胞。当搀扶起长跪在甲板的同胞时,他们的心啊!酸得掉下了泪。记得中国渔政303船的陈教导员深情地说:“渔民就是我们的亲人”。是啊!在南沙群岛守礁,他们视祖国渔民为至亲至爱的人,时刻心系渔民的生命安全,时刻心系着渔民的财产安全,时刻心系着渔民的生产安全。他们说十多年来,他们共抢救渔民39人次,抢险渔船46艘次,抢修渔船机器309艘次。
 
      某年7月,那是热带季风频繁的日子,祖国广东台山一艘渔船因遭外国军舰追赶,急忙赶往他们渔政守护范围时不幸触礁,当时海上浪高流急,天正哗哗地下雨,海面上苍茫一片。渔船刚刚出海,载重量过大。触礁后,整个船头高高地翘在礁盘顶上,二十多艘钓鱼小艇朝船一侧堆集,使船身倾斜,二十多位渔民同胞集结在船蓬顶上,等待救助。接获情况后,他们认真分析海上情况,毅然出船进行拖带抢救,由于渔政船吨位比较大,加上海上的风浪又不断加大,增大了靠近渔船的难度。考虑再三,他们制定了利用执法快艇拖着缆绳,先穿过浪头巧妙地接近渔船,然后再拖带的方案。方案实施成功,他们经过将近三小时的齐心协力,渔船终于脱险了。看到渔民由焦虑、期盼变为感激与兴奋,此时,他们的心好象灌了糖水,甜透了。
 
      是啊!还有什么比得上挽救渔民生命和财产的快乐?还有什么比得上用实际行动,让渔民同胞深深地感受到他们的无处不在?
 
      某年4月,广东省台山籍渔船有一渔民受伤到他们驻礁求治,在手术和观察治疗期间,老丁、老郑两位老同志,天天驾驶小艇接送医护人员到渔船并对伤员救治,周而复始,风雨无阻。他们的脸被晒黑了,皮被晒脱了。他们说,渔船来一趟南沙不容易,由于航途远,柴油贵,成本比以往都要高,一旦生产受搁,生计就成问题,看着心里难过。但我想,这并不是最难过的事,渔民同胞毕竟得到妥善的救治。记得中国渔政301船陈大副曾跟我说过。他有过一个活生生的永不磨灭的记号。南沙群岛的晴空固然美丽,当乌云密布,涌向高高飘扬的红色国旗,继而下起大雨。我想,这或许是他们这群渔政人心灵空间形象的反射,哗哗下滑的大雨有如他们心酸的眼泪,那是对渔民同胞的悲恸、同情、歇斯底里的呐喊!
 
      某年10月,一个悲凉的日子,祖国海南省的一艘拾贝渔船由于生产时间过长,又碰上台风的影响,拾贝船上除了少许的淡水外,粮食基本吃光,没有渔具的渔民同胞,从外国渔民手中要来炸药,炸鱼充饥。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不慎中,一位渔民的右手被强大威慑力的炸药炸飞,大血涌出体外,血肉模糊,情况危殆,得必须包扎,为渔船返回海南省再抢救争取时间。载着受伤渔民的渔船急速向他们驻守方向靠近,考虑到当时特殊的情况,在南沙群岛滞后的医疗状况下,能利用简单的医疗设备,控制流血,就等于抢到时间。当翻动奄奄一息、脸色紫黑的渔民同胞,看到厚厚的衣服裹着的右手正在一个劲地淌血,准备给他止血的医护人员心在发悸,面对这样的情况,这样的设备,怎么样去帮他止血,怎么样去抢救他,他们束手无策。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无效的情况下,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渔民同胞在留恋、在痛苦中死去。按照渔民家乡的风俗习惯,要保护好尸体返乡与亲人见最后一面,方能入土为安。没有冷藏设备的渔船,只好用粗盐块腌制着尸体,堆放在贝壳中间。此情此景,他们的心在悲恸、在淌泪……
 
      是啊!为了南沙的事业,他们甘于奉献,乐守天涯。十多年来,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他们——农业部给他们记了集体一等功,授予“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坚强卫士”、“南沙守礁先进单位”;他们的集体被广东省委、省政府评为“广东省先进集体”;广东省直工委两次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和“文明单位”;广东省委、省政府授予“广东省文明单位”光荣称号;中国渔政305号船被省直工委被为“文明单位”,中国渔政303船被农业部授予“**护渔先锋”光荣称号。他们先后有20多人荣立一等功,50多人荣立二等功,70多人荣立三等功。他们深情地说,是他们坚持发扬爱国奉献精神,始终把祖国的利益摆在第一位,“舍小家为国家”、默默地奉献着青春和生命。

      他们原总队政委,由部队转业到总队后,始终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廉洁自律,恪尽职守。12月,他们要到南沙群岛珊瑚礁建设渔船避风港,凭着对南沙情况的了解,对搭建高脚屋和建设避风港的熟悉,陈政委主动请缨,带队到南沙。他与同志们一道托水泥、运铁皮,泡浸在没腰的海水中。按照原定计划,他们完成首期施工后于春节前返航,由于天气的影响,接班船无法按时到达。临近春节,同志们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缺水少粮、思想波动、身心疲惫,个别同志出现抵触情绪,更有甚者,将煮饭的铁锅藏起来,还曰:都没米了,锅能派上用场吗?看见闹得沸沸扬扬的情景,陈政委也犹豫过,但他明白,自己需要镇定。就单独找同志们谈心,逐个做思想工作,化解矛盾,稳住了军心。就这样,他迎难而上,不辞劳苦,把全部的心血倾注在南沙的事业上,多次带队巡航、守礁。但很不幸,在回到祖国大陆不久就患肺癌,生命垂危。他说,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南沙群岛工作,只要他能活着一分钟,就在工作60秒。他们的好政委,就这样强忍病痛,忘我工作,直到剧痛使他倒在办公桌旁,送到医院后就辞别人世,年仅51岁。他们说,他们的好政委“勤政为民”的榜样在激励着他们。
 
      杨虾佬,一个带有海味的名字,却是真实的渔政执法人员名字。是他们总队的中国渔政303船大副(副船长)。那年春节,时任二副的杨虾佬要随船去南沙守礁前,妻子跟他说:“虾佬,儿子老是犯头疼,又吃不下饭,昨天还呕吐了,您能不能休个假,陪他看看医生”。他知道,这一年都已经出海207天了,但二副这个职位只有四个人,一个生病住院,一个回老家过春节,另一个正在南沙守礁,他怎么能休假!就这样,他到南沙过春节去了。守礁回来,刚到家的那一天晚上,妻子一言不发,把他搂在怀里,慢慢地翻动着白头发,瘦了一圈的儿子给他端来一杯热茶,妻子哭了,他莫名其妙。停歇间,妻子给他递来儿子的检查报告,“脑肿瘤”三个字几乎要把他给击垮了,他说,他的心都碎了,说实在的,开始后悔去南沙了。杨虾佬沉闷地说:“我只有一个儿子呀,我的孩子刚满十二岁呀!”他的心在茫然。第二天,他怀惴南沙守礁所有的补贴,带着儿子,跑了几间大医院,又是做CT,又是做“磁共振”,想彻底确诊儿子的病。等待结果的过程是漫长的,庆幸的是,他的儿子患的是“眉心结石”,结石压迫脑部神经,引起类似的症状。儿子被误诊了,但杨虾佬的妻子被确诊了,可怕的“子宫肌瘤”,必须马上手术切除。
 
      他无奈地说,那天妻子临上手术台时躺在推床上,眼里噙满泪水,她知道,手术将意味着剥夺她做女人最基本的权利。虾佬的心在滴血,他轻轻地帮妻子盖好被子,白衣天使忙碌的声音,把他的视线模糊了,妻子死死地拉住他的手,几乎要把他的手捏碎,他就轻抚着她的头,咽着眼泪。麻醉开始在妻子的身上有了效用,她慢慢地松开了手。他说,那时的我呀!把整个希望都寄在白色的身影上。
 
      但他的希望毕竟破灭了,三个月后,他又一次南沙守礁回来,船到珠江口,妻子给他打来电话,说她又住院了,进行第二次手术切除,明天就出院,还风趣地说“虾佬,您真幸运,赶在我出院前回来”,电话这一头,他的心快掉了,下岗的妻子,苦苦支撑着这个家的身影,一次一次闪现在他的脑中,他说他很内疚。两次手术的折腾,他的妻子的身体特别虚弱,他的爸妈专程从老家赶来,承担起照顾她的任务。于是,他再一次到南沙守礁去了。他说,记得那天,双亲怕我放心不下,特地把我送到基地码头,还一味地开导我,送我上船的时候,爸爸语重心长地说:“虾佬,我跟您妈在这里,您就放心守礁吧!”。这一去,他又守了93天的礁。
 
      您知道,这是多么漫长的93天吗?他的家,几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爸爸在他去南沙的第三天,就检查出晚期血癌,自始至终,脆弱的生命只坚持了77天。他说他不知道哭成泪人的妈妈,是怎么样平静下来,也不知道嚷着要爷爷的儿子,是怎么样去了学校,但他是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的,当他想起爸爸送我上船时的情景,想起爸爸对他说的每一名话,他的心哟,欲哭无泪。我知道,虾佬他是多么想,多么想他的爸爸来接船呀!但如今,他在这头,他的爸爸却在那一头,他们父子俩,连最后一面都无缘见上。
 
      九天后,他们的大副杨虾佬怀着痛失父亲的心情,再次随南沙考察慰问团到南沙巡航考察去了。他说他相信,爸爸会知道,虾佬属于南沙。13天的南沙考察慰问工作,他带着大家,在祖国最南端的海域里,又航行了2200海里。当《中国海洋报》的专栏记者潘虹采访他的时候,她说:“虾佬,我会用心送您一些话,用情感世界最深的感触送您一些话”。不久,他们在报上看到署名记者潘虹的文章,其中有这么一段话:13天的海上漂泊,我真切地感受到了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数字,航行在南中国海,升腾在心中的是神圣的使命。让我更深刻地感受到的是:中国渔政人员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耳闻目睹了他们对南沙、对渔民那份深切的爱。而今,我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温馨小家,享受着天伦之乐,但和我朝夕相处了13天的您又要出航了,要赶赴北部湾,要检查南海伏季休渔,要接替在美济礁守了两个多月的同伴。看着您渐渐远去的背影,我仿佛看到了您翘首以盼的妻子,看到了您被误诊的儿子,看到您伤心落泪的妈妈,看到盼您回来,见最后一面的爸爸……
 
      是啊!我们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300平方公里,这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数字。每当航行在南中国海,我想,升腾在我们心中的应是神圣的使命。当我用发自心俯深处的感慨与叹服,来寻找他们心灵轨迹、来窥探他们心底升腾着什么的时候,他们坚定地说,不管前路遇到什么困难,他们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海洋权益和民族尊严的立场是严正的、坚定的和不可动摇的。他们决不能容忍神圣的领海岛礁被分割,资源被掠夺,渔民被驱逐和强制剥夺生命。
 
      当鲜花和掌声涌潮而至,当喧嚣和繁华逐渐远离,当生活和现实周而复始时,我们应该敬仰,敬仰十一年如一日在南沙群岛守礁的他们,他们不正是新时期最可爱的人么!
      作者:李德省  
中国南海诸岛网(www.Unanhai.com)收集整理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03-2015 www.Unanhai.com QQ:40681100     

声明:本站所有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信息全部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意志或证实其消息,仅供参考!